硬骨头之软表达

小编:通知发给了市长蒋瑶,这通知是江彬提前很久发的。武宗要来扬州,蒋市长也是做了很多准备的。比如,没给修建行宫,却给宾馆重新刷了一层腻子胶;没给专修高铁,却在办公室走廊

通知发给了市长蒋瑶,这通知是江彬提前很久发的。武宗要来扬州,蒋市长也是做了很多准备的。比如,没给修建行宫,却给宾馆重新刷了一层腻子胶;没给专修高铁,却在办公室走廊铺了一条红地毯;江彬在通知上明确要求,要有一万军警搞安保,蒋市长没派那么多,却也调动了2000人的队伍。领导来扬州干吗?通知上说的都是经天纬地的事,意义深远得不得了,其实,也没甚大事,主要是武宗在紫禁城很闷。大家都说故宫阔大,买门票进去玩,三天三夜都逛不完,自然觉得新鲜,假若三五十年只能在故宫墙里打转转,你觉得还有味吗?武宗下江南,自然想到扬州来玩,好山好水倒在其次,美女佳丽更胜皇都。太监江彬随扈首长,兴趣当然不在美女,而在裤袋,直白地说吧,江彬只想从扬州这块土地刮银。到了扬州,欢迎仪式举行完毕,安顿好皇上,江彬就拉蒋市长到另外包厢里寒暄,先是一些客套话,后来问风土人情,物华天宝。江彬问:扬州人参很不错啊。蒋市长答:人参是东北特产,扬州不出。江彬问:扬州胡椒很有名啊。蒋市长说:胡椒是四川名特产品,扬州没有。这段对话,我们读来轻松平常,但你不知道,这是典型的官话。剖开来说,江彬说的是:蒋市长啊,我这次陪首长到你这里来,是干啥的,你知道吧;蒋市长说的是,你要金要银,我这里没有;你要书画文物,我这里都没做安排与准备。江彬有点火,便对蒋市长问起扬州地方经济发展情况,财政如何啊?税收咋样啊?蒋市长都说现在世界经济没走出危机,困难得很。江彬说这话的意思是:你从财政里送一笔公款给我吧。蒋市长的意思是:我个人没钱送你,公家也没钱送你。江彬语气出口,可以烧人了:扬州民营经济发展怎么样?有哪些大老板?房地产商哪几个?珠宝店老板分布在哪?文物收藏名家谁谁谁?江彬这些话,都没什么鞭子可供你抓,但混在官场里的人,都听明白了:江彬从蒋市长这里看到钩不出东西来,他想到老板那里敲骨髓去。蒋市长答道:扬州没甚大户,要算大户,只有四个:两淮盐运司,扬州府,扬州钞关,江都县。这当然是实情,政府机关的钱比百姓个人多多了;而蒋市长实情话外,另有含意:要弄钱,别打老百姓主意。江彬强索不了,打算强卖。江彬弄来了条鱼,说:这是真龙天子钓的鱼,皇上不准备带回北京,就在这里卖了,价500两,你买吧。江彬想得挺美的:这不是索贿,这是买卖;蒋瑶想得挺明的:这哪是买卖,分明是索贿。你买也得买,不买也得买。到了这时节,碰到海瑞,碰到包公,碰到其他诸位正官直吏,会使甚招对付呢?蒋市长是这么做的,他说好啊,我回家去拿款来。蒋市长回去,拿来了他妻子一只耳环,一件棉衣。“瑶怀其妻簪珥、 服以进。”蒋市长趁江彬在皇上旁边,说:皇上钓了大鱼要卖我是吧,这耳环妻子买了好几年了,算文物了吧;这衣服刚刚买的,是时装。加起来不止500两黄金吧:“库无钱,臣所有惟此。”据说皇上听了这话,也被搞笑了,说算了算了:“帝笑而遣之。”皇恩浩荡,皇上把这鱼白送给蒋市长了。皇上对敲诈金啊银啊,兴趣不是很大,皇上的兴趣是天下佳丽,“娉娉婷婷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。”爱煞人了,皇上就是冲这来的,皇上打发江彬传达圣旨,说朕要选秀女,请蒋市长将这工作抓好落实。蒋瑶面对可使其生可使其死、可使其升可使其沉的一把手,该如何应对呢?蒋瑶据说带了三个年轻佳丽,对皇上说:扬州美女适龄的罗敷已有夫,没到龄的杨家有女没长成,整个扬州城都找遍,就只有我蒋家还有三个待嫁姑娘,蒲柳之姿,皇上,您觉得行就行。行,我做您岳老子;不行,我做您老部下。您说蒋市长抗命皇上?他带来了美女;您说蒋市长糊弄皇上?他带的是自己亲女。武宗鼻子都气歪了,当时掷了签条,唤人将蒋瑶一根索子捆了带走。扬州也不玩了,走人。过了几天,武宗这家伙觉得没意思,走到临清县,将蒋瑶给放了:“数日始释,竟扈至临清而返。”蒋瑶对百姓好,百姓对蒋瑶也不差,蒋瑶回到扬州,百姓都动了真感情:“扬人见瑶,无不感泣。”蒋瑶转任陕西了,为百姓做事的人已走,百姓敬他的茶未凉,老百姓还给他建了生祠:“迨迁陕西参政,争出资建祠祀之。”蒋瑶抗争,给我们提供了另一种可能:打仗不一定都要打阵地正面战,也可以打游击迂回战;这是说,硬碰硬之勇是一种价值选择,但如蒋瑶,也是一种硬骨头的软表达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shhybjwl.com/malaiyundingguojiyuleguanwang/2018/0209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