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万夫难敌”

小编: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石头记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聊斋志异》等自然在其中,《三言两拍》、《醒世姻缘传》、《野叟曝言》、《绿野仙踪》、《儿女英雄传》、《镜花缘》、

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石头记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聊斋志异》等自然在其中,《三言两拍》、《醒世姻缘传》、《野叟曝言》、《绿野仙踪》、《儿女英雄传》、《镜花缘》、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也有摘抄,甚至《说唐》、《何典》也有读书笔记,奇怪的是,独独没有《西游记》。据说这是钱先生最喜欢的一部小说,读了“竟至十多遍”(王水照:《〈对话〉的余思》),不可能没有记录的。或许钱先生的笔记有漏收或遗失。杨绛先生在《记钱锺书与〈围城〉》中说,钱先生小时候在书摊上租来《说唐》、《济公传》、《七侠五义》等阅读,回家后手舞足蹈向两个弟弟演说他刚看的小说:李元霸或裴元庆或杨林一锤子把对手的枪打得弯弯曲曲。后来在牛津时,钱先生还跟杨先生讲哪条好汉使哪种兵器,重多少,历历如数家珍。到了晚年,钱先生重拾少时爱好,又读了一遍《说唐》。笔记记在小本(七)里,书前有笔记本封面的照片,那是“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(1979)”发的本子。钱先生重读《说唐》,摘抄了十五页(《中文笔记》第十九册530—544页),批语极少,只是在一些句子下面划了线,抄录和划线最多的是“有万夫不当之勇”、“万夫难敌”。钱先生摘抄的句子也几乎完全是小孩子喜欢的情节,“哪条好汉使哪种兵器,重多少”又重新抄了一遍,其他如李元霸把伍天锡和宇文成都撕成两片的描写,程咬金三斧厉害,“那粉头一个叫随地滚,一个叫软如绵”等等。可以想象,钱先生在摘抄这些内容时,肯定又享受了一番童年初读时的乐趣。唯一可说是批注的仅一条,第六十二回尉迟恭吩咐黑白二夫人道,少停若唐王差人到此寻我,你们只说我害了疯癫之症,连人也认不出的。钱先生批道:“元杨梓敬德不伏老第三折‘左瘫右痪’、‘□□有风疾’,乃中风之风,非疯癫也。”(542页)安迪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shhybjwl.com/malaixiyayundingyulezaixian/2018/0209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